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张志强

《敢为天下先:中国航展20年》,李鸣生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7月第一版,48.00元

  阅读《敢为天下先》时被两种情绪萦绕着,一是被珠海航展中的人物和事件所触动。同时,也被李鸣生老师的“大手笔”所震动,用小故事做大文章,用人物支撑起叙事的大厦,这是我们从他的《发射将军》和其他的航天题材的作品就已经看到的,而这部作品所使用的叙事方式表现得更突出。
  首先是作品的叙事姿态:大气、稳重,带有一种叙事的风度。文学作品是带有“气场”的,从李鸣生的这部新作品的语言中让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了这种场的存在。这是在沉稳有力的叙事声音下,自然造成的大气的语言场。而这种由语言垒砌、细节推进的叙事气氛,构建起了宏大感。宏大并不是人为的,是由语言的味道营造的。写梁广大,写的是这个人物性格的大胆、果断,由一个人雷厉风行的行为造成了整个叙事内容(航展行动)的吨位、体积和作品的宏大感。
  其次,在写作技术上,作品把对人物形象、性格和行为的描写与塑造摆到了核心位置,也成为作品最让人叫好的突出点。《敢为天下先》从梁广大这个独特的个体形象写起,让他带着我们走进了既让人好奇又让人不明就里的航展世界。叙事再现了一代又一代的“航展人”的努力、艰辛与精神执守,组成了一幅壮观的人物谱。
  在结构上,作品表现出了李鸣生这位写作老把式不动声色的玩法,那就是声东击西,大开小合,小溪巨流的结构。作品没有开门见山地去直接切入航展主题,而是从一个城市的最高领导人对城市建设独特而固执的设想开始,似乎离题走偏,而且用的篇幅也不少,可是,写着写着就把我们悄然带入到了正轨。作品是按照城市——道路——机场——航展这样一个顺理成章的逻辑关系“声东击西”,把视角逐步地移动到了珠海。更让人称道的是,作品从一个个体人物梁广大,逐步地打开了中国航展拓荒者的群体世界。作品像一部摄影机,用客观的角度移动着机位,把一个大的开放的结构逐步展开,然后再移动到微观的人物与细节上。